江苏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江苏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4-09 01:43:2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意调查公司Civiqs的数据显示,85%左右的共和党选民对“政府应对新冠肺炎”表示“完全或总体满意”,65%的民主党选民表示“完全不满意”,党派意见分野严重。与此同时,从2月末到现在,对疫情表示“完全不担心”和“仅有一点担心”的比例从56%下降到23%,共和党选民方面,则由78%下降到38%。党派色彩再浓烈,也抵挡不住客观事实的力量,这一趋同的“认知”得来不易,部分选民补齐“重视程度不足”这一短板后,美式抗疫后续值得期待,拐点将至的理由也正在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9日报道,在桑德斯宣布退选之后,共和党参选人、现任总统特朗普和拜登就开始争夺桑德斯选民的支持。特朗普8日在推特上表示:“桑德斯的支持者应该转而支持共和党!”拜登则在8日对他们呼吁:“我希望你们加入我们,你们将受到热烈欢迎,你们是被需要的!”拜登还称赞桑德斯“为建立一个更公平、更公正的美国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”,称其竞选活动的影响还远远没有结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社会趋于“内向化”,公众不仅对气候变化、武器控制等世界议题没兴趣,对事关本国福祉的跨党派讨论也缺乏耐心,既不关心人类共同命运,引以为傲的传统“社区”概念也遭弱化。一段时间内,美国将他国抗疫视作“别人家的事”。白宫早期的停航、关闭边境措施,以及后期截留他国救灾物资行为,无不展露出“内向化”的暗示;常规状态下,“内向化”并不会引起大的麻烦,但在亟需国际合作的抗疫大局面前,过度的“内向化”一旦消减了国际合作的可能,最终难免反噬其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而不能倒:数字科技的“新基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3日,行人走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街头。新华社 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疫情中,无论美国还是欧盟,人类作为统一社群的力量并未得到真实的展现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两党制的正常化、文官中立或者数字科技的螺旋式上升,最多只能是让人类更好地应对一场当下的灾难。当另一场灾难来临,一切或又将从头开始。近日,英国多家医院的医护人员透露称自己被禁止公开谈论新冠肺炎疫情,否则就会收到纪律处分等处罚威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常态后又会从头开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具名的医护人员向《卫报》表示,他们害怕遭到处分,一些人甚至表示他们担心会失去工作。另外,有员工向NHS信托基金的通讯部门提出与新闻媒体对话的申请也被拒绝。还有一名护士想要公开强调自己职业的重要作用,却收到了其所在医院群发所有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(后被撤回),该邮件禁止员工公开讨论交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就意味着,无论是在传统的民族国家和国际组织层面,还是在全球互联社交层面,疫情从来就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或保守派媒体口中的“恶作剧”。然而,在传统媒体与移动互联均高度发达的美国,精英与大众间却出现了严重的“话语断裂”。 “疫情凶险”一段时间内只存在于以科技精英和国会议员为代表的上层社会中,在主流舆论和社交网络中,疫情仍为“域外之事”且“可防可控”,这导致“信息先机”最终并未转化为“防疫优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他与通讯部门联系时,他只收到一条声称“不准(对话)媒体”的答复。据这名护士描述,NHS信托基金的通讯部门并没有透露他们将采取何种行动来执行该禁令,不过“他们使用的语气很具威胁性”。